热烈祝贺久久这里只有精品视频6|久热在线这里只有精品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SIBCS  »  浅析透过乳腺癌患者使用输液港看渗透其中的人文关怀

何英,邓宏武,万能斌,周征宇

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

附属湖南省肿瘤医院


  现代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彰显了医学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的有机结合。它强调在医疗实践中贯穿人文关怀的必要性。这种人文关怀不仅仅是对人的关怀,也包括对技术的关怀。从人文关怀出发,实现对技术的改善;技术的进步又更加有利于对患者实施人文关怀。静脉输液系统中的PICC实现了对外周静脉的保护作用,但美中不足的是仍有外露部件。而静脉输液港可完全隐藏在患者体内,最大程度保护患者隐私,充分实现对患者隐私权的尊重;同时对日常生活的干扰大大降低,并发症发生率减少,患者生活质量明显提高。因此,通过本科乳腺癌患者使用输液港,充分显现出输液港这一静脉通路从设计理念和实际使用过程及效果均折射出以人为本的人文精神。


通信作者:周征宇(zhouzhengyu@hnszlyy.com)

原文参见:国际医药卫生导报. 2017;27(14):2260-2262.




  早在1977年,恩格尔首先提出以生物一心理一社会医学模式取代生物医学模式【1】。由此,人们对健康和疾病的了解不仅仅包括对疾病的生物医学解释,还包括了解患者、患者所处的环境和帮助治疗疾病的医疗保健体系。我国古代医者早已有类似观点。唐代孙思邈云:“古之善为医者,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这三句话道出治理疾病的三个层次,体现出古代医家的理想追求。随着对医学模式转变的认识加深,人们对患者的心理、社会文化及精神需求日益得以重视。将其指导于临床实践中,则表现为重视人文关怀,也就是对患者人格和人权的重视。完全植入式静脉输液港(TIVAP)这一静脉通路从设计理念和实际使用效果均折射出以人为本的人文精神。


  输液港是一种可以完全放置入体内的闭合静脉输液系统,主要由供穿刺的注射底座及静脉导管两部分组成【2】。它在临床上可用于输注化疗药物、血制品、静脉营养液等多种成分【3】。特别是对于需要长期间断输液的患者,可为其解决频繁更换输液通道的痛苦,被认为是肿瘤患者静脉输液,化疗的永久性通道【4】。自1982年首次报道以来,输液港得以广泛应用【5】。在美国,每年估计有15万例完全植入式静脉输液港被放置【6】。在我国,大型医院自2010年前后陆续开始使用。本院为肿瘤专科医院,从目前登记的数据来看,输液港放置和使用量呈现出逐年上升趋势,在全部化疗患者静脉通路中所占比例也逐渐增大。以威胁女性生命健康最常见恶性肿瘤之一的乳腺癌为例【7】,静脉化疗是治疗乳腺癌的最常见给药途径。乳腺癌患者多需要进行腋窝淋巴结清扫,又要避免患侧外周静脉输液,因此在选择静脉输液通道时要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特别是双侧乳腺癌病例或者对侧乳腺癌复发病例深静脉置管只能选择完全植入式静脉输液港建立静脉通路。


  通过输液港的使用,我们有如下体会:


  1、从输液港设计理念看人文关怀的渗透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将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分为五种,依次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8】。他和其他的行为心理学家都认为,一个国家多数人的需求层次结构,是同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科技发展水平、文化和人民受教育的程度直接相关的。在发展中国家,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占主导的人数比例较大,而高级需要占主导的人数比例较小;在发达国家,则刚好相反【9】。随着我国社会经济发展和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人们的需求层次也由满足物质生活的生理需求,上升到安全、情感和归属、尊重等需要。于是人们希望自己的社会环境有安全感,渴望得到他人的尊重、关心与爱护。住院期间的患者同样需要他人的尊重,而不仅仅是同情。甚至有时别人异样的眼神,同情的目光给患者带来的是无形中的心理压力。能够在社会生活中不异于常人,在治疗间歇期能够回归社会,获得与平时状态下同样的认同感是肿瘤化疗患者特别是职业女性所需要的。经外周静脉置入中心静脉导管(PICC)实现了对外周静脉的保护作用,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它仍有外露部分,这个外露部分既影响美观,提醒旁人这是一个患者,更大的不便是影响生活。而输液港是把输液底座植入到患者胸壁皮下,因而能够隐藏在患者体内,除非治疗期间插上无创损伤针进行输液时才有暴露的可能。在治疗间歇期因为没有外露部件,不影响患者沐浴等日常生活。与PICC相比,输液港最大的亮点就是没有外露的器件,可以更好的维持自我形象的完整性,从而最大程度保护患者隐私,尊重患者的隐私权;同时对日常生活干扰小,生活质量明显提高。输液港和PICC一样,在治疗间歇期需要定期维护。不同的是,PICC每周维护1次,而输液港则每4周维护1次即可。即使按化疗间隔时间为28d计算,植入输液港的患者在化疗期间进行维护即可,治疗间歇期不需要特别维护。PICC患者则需要每周维护1次,即使不是在化疗期间,也需要到医院进行维护,在某些偏远医疗技术欠发达地区,患者甚至可能需要长途跋涉才能找到有条件会维护的医院,也因此造成患者的不便和经济负担的加重。从我们对乳腺癌患者生活质量及满意度调查情况来看,输液港对患者生活干扰小,生活质量高,患者更有信心。与PICC相比有更高的满意度,95%的患者表示如果重新选择,仍然愿意放置输液港。


  2、在输液港围手术期实施人文关怀


  人的属性包括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面对患者,医务人员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人不仅仅是“生物人”,同时也具有社会属性。体现在与患者进行沟通时,则应尊重患者,尊重患者的知情权,充分告知患者;想患者之所想,急患者之所急,在沟通过程中尽可能换位思考、替患者着想。患者人院后,面临陌生的环境和工作人员,身体遭受病痛的折磨,因前途未卜而承受的巨大心理压力,交织的困境令患者多处于焦虑或抑郁状态。这种状态下的患者更加需要医护人员的关爱。人文关怀式的沟通也有助于患者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需行化疗前,主管医生及责任护士共同告知患者目前可供选择的静脉通路,不同静脉通路的优缺点及费用。简单告知患者输液港的操作流程。术前医护人员的宣教工作可帮助患者充分了解自身病情及输液港的情况,有助于其做出决定并且因为对手术有一定的了解,有助于术中更好的配合。对于经过细致的宣教后仍然对输液港放置特别焦虑的患者,本院设有专职心灵关怀师,可为其及家属提供心灵关怀。而且,输液港放置过程中护理人员可对患者进行言语安慰,必要时施以音乐疗法或通过握住患者的手予以安抚。总体而言,患者最终能很好的配合完成手术。输液港放置完成后由护理人员带患者定位照片,明确导管末端位置适宜后详细交代术后注意事项。在一次学术讲座中,一位自美国回来的中国医生谈及在美国放置输液港时提到一个小细节,放置完毕缝合切口后会涂上一种组织胶,这样患者手术当天可以照常沐浴。由此来看,种种对细节的关注只为能够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3、从输液港术后低并发症看人文关怀的光辉


  生物医学模式时代坚持技术至上。而现代医学模式则强调以人为本。现代医学模式在实践中的转化有赖于医学对人们心理和社会因素的关怀。既往的研究表明,与PICC相比,完全植入式静脉输液港导管相关并发症更少,导管平均留置时间更长而患者生活质量更高【10】。一方面,输液港因为没有外露部件,大大降低了由皮肤来源的导管相关性感染;另一方面,由于放置位置即在中心静脉,与PICC相比,导管血栓的发生几率也明显降低。我们在输液港的应用总结时,也得出输液港术后并发症较少的结论。


  输液港在如何最大程度解决长期输液难题的同时,保持最低的维护频率和降低并发症发生率,更为可贵的是有助于维持患者自我形象的完整,保护患者隐私,明显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满足患者对尊重的需求。因此,在医学中倡导人文关怀是必要的。医学中的人文关怀不仅是对人的关怀,也包括对技术的关怀【11】。从人文关怀出发,实现技术的改善,技术的进步又更加有利于对患者实施人文关怀。


相关阅读


参考文献

  1. Engel GL. The need for a new medical model: a challenge for biomedicine. Science. 1977;196(4286):129-136. DOI: 10.1126/science.847460

  2. 何越, 孙艳萍, 李宁, 等. 血液恶性肿瘤患者应用PICC与植入式静脉输液港的效果比较. 中华护理杂志. 2012;47(11):1001-1003. DOI: 10.3761/j.issn.0254-1769.2012.11.011.015

  3. 陈丽莉, 何惠燕, 毛晓群. 乳腺癌患者应用植入式中心静脉输液港的常见问题与对策. 中华护理杂志. 2011;46(11):1116-1117. DOI: 10.3761/j.issn.0254-1769.2011.11.031

  4. 宋慧娟, 厉周. 植入式静脉输液港的应用与护理. 中华护理杂志. 2004;39(10):785-786. 

  5. Niederhuber JE, Ensminger W, Gyves JW, et al. Totally implanted venous and arterial access system to replace external catheters in cancer treatment. Surgery. 1982;92(4):706-712.

  6. Sticca RP, Dewing BD, Harris JD. Outcomes of surgical and radiologic placed implantable central venous access ports. Am J Surg. 2009;198(6):829-833. DOI: 10.1016/j.amjsurg.2009.04.031

  7. Benson JR, Jatoi I, Keisch M, et al. Early breast cancer. Lancet. 2009;373(9673):1463-1479. DOI: 10.1016/S0140-6736(09)60316-0

  8. Maslow AH. A theory of Human Motivation. Psychol Rev. 1943;50(4):370-396.

  9. 刘烨. 马斯洛的人本哲学. 内蒙古:内蒙古文化出版社. 2008:150.

  10. 郭彩霞, 潘欢, 肖琼, 等. 植入式静脉输液港与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在老年乳腺癌患者化疗中的应用比较. 国际医药卫生导报. 2015;2l(2):251-253,261. DOI: 10.3760/cma.j.issn.1007-1245.2015.02.038

  11. 梁莉, 杨海洁, 孙丽红. 从技术至上走向人文关怀——现代医学模式在实践中转化的必要条件. 医学与社会. 2002;15(1):33-34. DOI: 10.3870/j.issn.1006-5563.2002.01.014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