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会再喜欢下雨天吗?

摘要: 雨终于停了,秋天来了。

10-12 19:45 首页 本初子午线


连续下了三整天的雨似乎在为悲剧主人公渲染悲情色彩,阴冷、酸涩、潮湿,天地之间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滋生出痛苦的脓疮,然后刺破流出黑色的毒素。


我在风雨中瑟瑟发抖了半个多小时,看希望一点一点变成绝望,热情最终还是被无情的风雨浇灭。


我尝试写一些东西能让我的心情好一点。


很可笑吧,就为了这个理由,这个怨天尤人的理由,我放弃了这一场考试,一场两千块的考试。

 


站在风口,手中的雨伞失去了重心,摇摇晃晃,像一颗伞状的蒲公英种子,任凭风把它吹到任何一个地方。


我放下抬起的手臂,目睹了一辆辆车驶过,却没有一辆愿意为我停下。


手机界面还停留在叫车界面,已通知了二百辆车,调度费也加到了十块,还是没有人接单。


我打电话给妈,昨天是她的生日,我却因为备考而忘得一干二净。手机振铃后通了,我说:妈,我打不到车,来不及了,不想考了。


没等她回话,我的眼泪就不争气地往下掉。

 


挂电话后还是不死心,嘴上说着不考了,眼睛还是巴望着路过的每一辆车。


我发微信给小翠姐,告诉她我来不及了。姐马上问我在哪,她要开车过来接我。


还没发出“不用了”,一个电话打进来,我的订单被接了。


踉踉跄跄地过了马路,上了车,再看手机,小翠姐着急地一直在问我在哪。


我想她那时应该已发动了车,或许被雨淋湿了头发吧。


感谢您给的鼓励,虽然我一如既往地不争气。

 


司机师傅说,他十分钟前在附近就看到我的订单,十分钟后看还没人接就赶紧接了,他怕我有急事耽误了。


我带着哭腔跟他说您人真好,然后看了眼水泄不通的街道,转头又对他说,要不然您送我回学校吧,我不去了。


最后还是没控制住情绪,直接在车里嚎啕大哭,把司机师傅吓了一跳。


他说小姑娘别哭,要怪就怪今天的天气。

 


可是真的能怪这阴晴不定的天气吗。

 


命中注定也好,事在人为也好,一切悲剧的源头绝非客观存在的故技重施。


人必须要学会面对失败,而不是为失败找借口。即使我现在丧得一踏糊涂,我还是要故作坚强地去承认我的幼稚、冲动和能力不足。


事实面前,再多的眼泪也于事无补。


 

到现在我还是不能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正视自己的经历。也许未来我可以在柳暗花明之后,手捧着鲜花来回望曾经走过的路,然后笑着看我今天写的这篇文字。


但起码现在我没有幻想未来的勇气。

 


光明是黑暗脱胎后的底色。


「脱胎」是一种制作漆器的工艺,白瓷脱胎,胎体要薄到几乎透明的颜色,使得瓷器最终以釉色呈现。


脱胎工艺“少一刀则嫌过厚,多一刀则坯破器废。”颇具匠心的技艺,也绝非凡俗之笔。大概要修炼数年,才能达到炉火纯青的状态。


道教以“脱胎”来形容脱去凡胎,羽化成仙。


曾经最喜欢的一句话,像哲学一般描述了黑暗与光明的辩证关系,现在看来也不过是鸡汤一碗。


安慰的话听多了,倒不如一顿劈头盖脸的骂来的实在。

 


曾经把太多有关无关的理由当做搪塞的借口,也曾把退路当出路,面对困难浅尝辄止,到底还是经历地不够多,流的眼泪太少。


我一直都这么认为。

 


心态真的很重要。


天使与恶魔,红脸和白脸,二者争论不休,你死我活,还不如最后被倒进烧杯,酸碱中和。


太容易在自我否定和盲目自信之间徘徊,前一秒阳光灿烂,下一秒就暴雨倾盆。


唉,我实在是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

 


也许下一秒我会想出一个对策,为我的无限期郁闷做一个终结。也许我还会再丧个那么几天。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

 


眼泪会蒸发,红肿最终也会消退,就像递出去的申请信,最后不管是什么结果,也都会有一个答复。


我会快点做好准备。

 


昨天妈妈生日,虽然早就提醒着自己,但到了那天还是忘了。中午看到爸爸在微信群发的消息,才错愕地察觉到自己的不懂事。


更不懂事的是,我拿爸妈给的钱给我妈发了一个88.88的红包。


晚上想了好久发了一条朋友圈,却把她感动地一塌糊涂。


今天打完电话后,她一边上班一边安慰我这个不省心的女儿。


我写到这里又要哭出来了。

 


还要感谢我的爷爷奶奶、叔叔婶婶。


感谢叔叔婶婶堵车堵了4个小时把我从机场接回家,感谢爷爷奶奶给我包的饺子。


我总是拿着你们给的钱去做一件又一件失败的事,最后留在脑袋里的只有三个字:不争气。


但你们还是不带任何抱怨地原谅我,鼓励我。

 


 

双节之后的返程,如果没有遇到醋醋,我可能连自己回学校的勇气都没有。


我们一起在密不通风的6号车厢补票,在人流如织的北京南站排队检票,坐在熙熙攘攘的候车大厅讨论鹿晗和关晓彤的恋情。


分别后她发微博艾特我:希望你月底,下个月,下下个月,还有以后的以后一切顺利。


 

要感谢的人有很多,其实也很想像阿信一样在演唱会空档拿出长长的感谢名单,一个一个地念完,然后深鞠一躬。


但我现在还没有感谢你们的权利。


总是以为一定要得到些什么成绩之后,才有底气念出感谢名单的内容。

 


在结束这场征战之后,也有很多想做的事情。


很想去台北跨年;很想和爸妈一起去太平山;很想一个人旅行,拍很多照片。


很想听到有人对我唱: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我会给你怀抱


就像今天的这场雨一样的怀抱。


我拉开窗帘看了看天,明亮地有些不真实。

 


这些愿望,以后的以后,都会实现的吧。





图片:家里的小院


本初子午线


祝秋天快乐。


首页 - 本初子午线 的更多文章: